首页
> 新闻资讯 > 工作动态

(2020年2月)浙江省服务贸易月度分析报告

发布日期:2020-03-23 17:24 信息来源:厅服务贸易处

浙江省服务贸易月度分析报告  

(2020年2月)  

一、总体情况  

2020年2月,全省累计实现服务贸易进出口额492.50亿元,较去年同比下降17.14%,2月当月,服务贸易进出口额249.69亿元,较2020年1月环比增长2.83%,下降速度放缓。电信、计算机和信息服务、知识产权使用费等新兴服务贸易领域继续保持增长。

一是重点服务贸易领域大幅下降。2月,运输进出口67.32亿元,同比下降26.05%,2月当月,运输进出口29.23亿元,环比下降23.27%。其中,航空客运进口同比下降92.25%,占比由去年的78.54%减少到19.77%。其原因是由于受全球疫情严重影响,境外航空公司纷纷削减往来中国的国际航班甚至暂停直飞航班,航空客运基本处于停止状态;旅行进出口137.89亿元,同比下降41.70%,2月当月,旅行进出口52.68亿元,环比下降38.17%,其中进口同比下降44.29%。由于我省自疫情一级响应以来,暂停所有旅行社出境游,全球142个国家和地区实行了不同程度的入境管制措施,导致我省旅行进出口大幅下滑;建筑服务进出口10.41亿元,同比下降79.00%,2月当月,建筑服务进出口4.67亿元,环比下降  18.61%。由于建筑服务与境外承包工程息息相关,1-2月的疫情限制了我省建筑项目单位境外派员和材料设备供货,从而导致了建筑进出口大幅下降。

二是新兴服务贸易领域保持增长。电信、计算机信息服务进出口额168.87亿元,占全省服务贸易比重达34.29%,较去年同比增长100.34%,2月当月,电信、计算机和信息服务进出口额119.52亿元,环比增长142.15%,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势头,且已成为我省服务贸易发展的“稳定器”。此外,以动漫、游戏为代表的文化服务及知识产权使用费转让进出口继续稳步增长。

三是重点服务贸易市场集聚明显。截止2月,我省服务贸易已覆盖至182个国家和地区,中国香港、美国、新加坡、日本、澳大利亚为我省前五大服务贸易国家(地区),该五家占全省服务贸易比重的90.96%,集聚明显。其中,中国香港是目前我省第一大服务贸易市场,占全省服务贸易总额的64.29%。美国是我省第二大服务贸易市场,占比10.96%,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,我省对美服务贸易进出口一直呈下滑趋势,2月同比下降5.21%,较1月环比下降46.17%。

四是各市服务贸易疫情受损较大。截止2月,杭州服务贸易进出口331.97亿元,占比67.40%。宁波服务贸易进出口91.32亿元,占比18.54%。2市受疫情带来的物流运输、供应链断裂、企业复工复产等因素影响,分别同比下降19.53%和8.95%。2月当月,杭州实现进出口额173.18亿元,较1月环比增长9.06%,宁波实现进出口额47.10亿元,较1月环比增长6.51%。嘉兴、舟山逆势而上,分别同比增长13.26%和19.58%。

二、重点行业

国际外包服务:  

一是服务外包出口下降较大。2020年1-2月,我省企业签订服务外包合同额44.92亿元,同比下降71.41%,2月当月,签订合同额17.98亿元,环比下降33.26%;服务外包执行额39.18亿元,同比下降42.24%,2月当月执行额15.90亿元,环比下降49.36%。其中,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额47.30亿元,同比下降22.57%,2月当月,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额15.89亿元,环比下降31.78%;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额41.44亿元,同比下降20.39%,2月当月,离岸执行额13.97亿元,环比下降49.15%。受疫情和春节双重影响,我省服务外包降幅明显。

二是服务外包结构加快优化。以知识流程外包(KPO)为代表的服务外包新业态继续保持稳步增长,1-2月,离岸执行额20.34亿元(2月当月KPO离岸执行额6.65亿元),且占全省服务外包离岸执行额的49.10%,较去年同期增加16.96个百分点。其中,工业设计服务出口12.51亿元,同比增长31.34%;医药研发服务外包1.54亿,同比增长20.61%。  

三是重点外包市场开拓乏力。我省承接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服务外包执行额7.59亿元,占全省服务外包离岸执行额的18.31%。2月当月,承接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执行额3.04亿元,较1月环比下降33.14%。美国、中国香港是我省重要的服务外包出口市场,2月受疫情影响,同比去年分别下降14.65%和55.63%,环比分别较1月下降60.38%和38.15%。

技术贸易:  

1-2月,全省技术进出口合同金额为6.69亿元,同比下降83.76%。2月当月,技术进出口合同金额1.12亿元,较1月环比下降79.89%。其中技术出口合同金额为2.79亿元,同比下降62.56%;技术进口合同金额为3.90亿元,同比下降88.28%。2月当月技术出口合同金额0.17亿元,环比下降93.51%,技术进口合同金额0.95亿元,环比下降67,80%。全省技术进出口出现“双下降”主要原因是由于疫情影响,不少技术企业无法按时复工及上下游供应链断裂,技术企业产能恢复缓慢。

从贸易方式看,技术咨询(服务)和专有技术许可或转让为我省技术贸易两大领域。其中,技术进口以技术咨询、技术服务为主,出口则以专有技术的许可或转让为主。从贸易主体看,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是我省技术进出口主力军,其中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规模较大,签订技术进出口合同金额4.24亿元,占进出口总额64.02%。从涉及行业看,交通运输制造业进口合同金额1.30亿元,超过通信设备、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领域,成为我省技术进口第一大行业;通用设备制造业是技术出口的第一大行业,出口合同金额1.10亿元,占技术出口金额39.60%,同比增速226.29%。

(服务贸易处供稿)

打印关闭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